正在阅读:沧浪文化、楚文化、武当文化……丹江口瑰丽的文化之苑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沧浪文化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沧浪文化、楚文化、武当文化……丹江口瑰丽的文化之苑

原创 张光辉2019/05/29 21:13:21 发布 来源:十堰周刊 作者: 李世醒 1682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中国水都”、“亚洲天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在丹江口这座工业与自然、现代与历史交相辉映的城市,还有另一种元素的承载,那就是文化。

       丹江口市文化积淀深厚,沧浪文化、楚文化、武当文化、古均州文化、民歌文化等,构成了丹江口瑰丽的文化之苑。“丹江口文化元素之丰富,在全国县级市当中,首屈一指。”丹江口市沧浪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王永国说。

        吕家河村民歌表演。

沧浪文化

       什么是沧浪文化?在王永国心中,沧浪文化是中国知识分子对高洁、坚忍、淡泊、超脱等精神世界的追寻和探索,如今,这一文化元素更多被承载了“清廉”的意义。

       “沧浪”之名,始于何时?王永国介绍,在《尚书·禹贡》曾记载:“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这是迄今发现最早记载“沧浪”之名的古文献。

       《禹贡》大约成书于周秦之际,相传为孔子删订整理,它保存了我国古代重要的地理资料。后来地志之书,自《汉书·地理志》、《水经注》以及后来各代地理专著,无不以《禹贡》为依据,诚可见“沧浪”之名由来已久。

       而在清朝雍正的《尚书》刻本中又加以解释“漾,水名,发源于嶓冢山,故自其发源之处而疏导之。东流至武都则为汉水,又东,至武当则为沧浪之水。盖水之经历随地得名谓之,明非他水也。”这表明“沧浪之水”这个水名是因为河流经过“沧浪”这个地方而得名的,沧浪水就在沧浪地段。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连山曾经指出,按照《水经》和郦道元的说法,沧浪水在郧阳区和丹江口这一带。古代武当县(今丹江口市境内)已经出现了沧浪洲的地名,由此可见,沧浪之地确在如今的丹江口市。

沧浪之名源自丹江口市,其文化,也与这片土地相关。

       春秋时期,孔子到楚国游历,听到孺子唱了一支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孔子对弟子说:“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这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的有关《沧浪歌》的记载,由沧浪之水上升到了沧浪之歌,这就完成了由自然存在层面到社会意识文化层面的升华。

       至战国时期,屈原流放,在沧浪与一渔夫相见。渔夫见屈原神情枯槁,询问原因,屈原回答:“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渔夫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中;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生逢乱世,渔父希望屈原随波逐流、同流合污,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免官放逐的命运。而屈原却宁肯舍弃生命也要保持清白,沧浪文化的精髓由此产生。

       王永国说,沧浪文化的核心主题是“清”,劝人们取“清”去“浊”,劝人们向“清”、向“仁”,要人们保持“清正廉洁”、“激浊扬清”。沧浪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汉水文化乃至楚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它以道家的深奥哲理和思想宗旨为纽带,维系着历代谪宦逸士的精神世界,从而为后人留下了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

汉水文化

       汉水文化是指汉水流域人民有史以来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汉水文化是融巴蜀文化、荆楚文化、中原文化、秦文化等多边文化为一体,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区域性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永国说,汉水文化的表现形式多样,其中楚文化、武当道教文化、山地文化和水文化都是其中的表现形式,而丹江口是汉水流域的重要城市,也是楚文化、武当道教文化的重要源头和载体,其仙山秀水的独特成分,也是汉水文化的重要元素。

楚文化

       楚文化是中国春秋时期南方诸侯国楚国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总称,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王永国看来,虽然楚文化涉及地域广袤,文化种类多样,但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则来自丹江口地区。

“楚国的历史800余年,初期的400年在豫西南、鄂西北一带,丹江口位于楚国的西北境,早期楚国国都为丹阳,丹江口市是楚文化源头之一。”王永国说。

       湖北省社科院副所长、副研究员陈绍辉认为,汉水流域是楚文化的发祥地,楚文化是汉水文化史上最为精彩的篇章之一。而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原副主任,省政协原主席王生铁在丹江口市考察调研时,也曾指出,丹江口市是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市域范围内拥有楚文化遗迹较多,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古均州文化

       作为丹江口市当地的特色文化,古均州文化的形成,与均州的建制有关。

       王永国介绍,秦统一六国后,开始推行郡县制,在如今的丹江口市设立武当县。至隋朝开皇五年(585年),始称均州,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

       从武当县设置到均州州置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均州的州城及州域的建设从未停止过。在汉代,始建武当县城,即均州城。均州城东临汉水,南临武当山。明洪武五年(1372年),守御千户李春以砖石建造均州城,城墙全部用每块十斤重的大青砖筑成。城墙全长三千六百多米,高八点五米,上宽四米,下宽二十米。城墙上,西、南、北各设炮台五座。均州城设东南西北及东门、下东门城门楼共六座。城楼雕梁画栋,宏伟华丽,异常坚固,有“铁打的均州”一说。城内有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敕建的武当山九宫之一的静乐宫。静乐宫气势恢宏,与北京故宫同时兴建,有“小故宫”之称,有“一座静乐宫,半座均州城”之说。

       除了静乐宫,城内还有报恩寺、宗海楼、五龙行宫等古色古香的建筑。这些建筑、文化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进程而永远没入水中。

       在王永国看来,均州人民在这块土地上,创造出的巨大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都可以看作是均州文化的代表。

       王永国说,古均州文化包括均州人民营建武当古建筑群体现的牺牲奉献精神,均州人民崇尚文明、尊师重教的传统文化及朴素的民俗民风等精神符号。

武当文化

       武当文化,是人们在以道教精神为主的中国传统哲学影响下,在以武当山为中心的地域内,在长期的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

       武当文化历史悠久,内容涵盖道教史、道教理论、道教建筑和文学艺术、民俗民风、武术医药等各个方面。

       王永国认为,丹江口市前身为均县,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是道教创始人静乐国王子玄武出家修行的地方。明朝初年,为了供奉真武大帝,永乐皇帝大修武当山,建皇家道观,在均县县城修建了供皇帝上山前净身及物资中转的静乐宫,为武当山九大宫之首。老均县城在修建丹江口大坝之前,是朝拜武当山的重要停靠点,曾经延续数百年。因此,可以说,古均县是武当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和重要载体。

水都文化

       不同于其他文化,水都文化的形成,是随着丹江口市的形成发展而逐渐成型的一种地域文化。

       王永国介绍,丹江口市被称为“水都”,在丹江口市建设的过程中,留下了很多故事和历史经验;留下了“丹江口精神”;留下了党和国家三代领导人与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南水北调的不解之缘;留下了近四十万移民为国家舍小家的牺牲精神。这些宝贵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构成了丰富多彩的独特的“水都文化”。

       王永国说,水都文化是以“水都”为主体而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它是汉水文化的一部分,也是汉水文化的延续和发展,也是沧浪文化的发展和衍生。(十堰周刊 记者 李世醒)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